恒峰国际娱乐官网

深观察|新媒体时代新闻学院何为?

来源:大发 | 时间:2018-10-28 人气:1105
  •   新闻学院从其问世之日起,就被一个幽灵纠缠着,那就是其存在的合法性问题。时至今日,新闻学院要不要办下去?仍在争议中。近日,又一波关于新闻学院还要不要存在的争论在大洋彼岸起浪,波及到我们这里,刺激了新闻学界的隐痛。

      其实,这个问题是个老问题。正反与反方,各执己见。支持者会列出一大堆的理由,比如,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前院长 Bill Grueskin教授认为,当下新闻的业界环境决定了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新闻学院。其理由是:

      其一,在新闻学院可以学到新闻鉴别、人际沟通、法律框架等在社会实践中不易获得的能力。其中尤为重要的一点是获得预测信源动机的能力。在实践中,该能力的缺失会直接导致沟通不畅;其二,新闻采编室内部培训机制基本缺失。过去新闻采编部有内部培训的机制,要求严格的编辑会付出时间精力培养年轻记者。现在该机制基本消失。究其原因,主要是新闻采编部编辑裁员和新媒体创业带来的“快餐”文化冲击造成的。这一观点认为,网络时代的新闻业的问题可以通过“告知读者”来代替“纠正错误”,而事实恰恰与这种观点相悖。发达的互联网技术其实放大了新闻采编中的错误;其三,新闻学院是新闻创新研究的温床。过去人们认为新闻学院是新记者“练手”的地方,却忽略其所发挥的深度研究和方向挈领等作用。在新闻教育面临严峻危机的今天,其作用愈加凸显。

      反对者的理由也会有一大摞理由。比如,路透社前财经记者、Fusion数字媒体负责人 Felix Salmon则认为,新闻学院没有必要存在。新闻学院要么取缔,要么将其改为纯粹的学术阵地。新闻工作者的培训工作应由新闻采编部承担。新闻实践能力与是否获得新闻学位几乎无关。“实践性”新闻学院的存在没有意义,“无用”的新闻学院只是为了收支平衡。最终学生要为高昂的学费买单,成为了唯一的受害者。另外,就读新闻学院不等于更有工作竞争力,这其中存在着巨大的机会成本。

      在上述正反方争论中,我更愿意站在正方一边。在新媒体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,高度发达的媒介技术大幅度拉低了人们获取信息、资讯成本,也使得生产信息、传播信息变得轻而易举,也就是说,人人都可以成为“记者”和资讯发布者,从而使得新闻的职业壁垒似乎变得模糊起来。在这种背景下,需要不需要专业的新闻从业者?进一步说,新闻学院有没有存在必要?我的回答是,不仅需要,而且更需要。

      在人人都可以成为记者和信息发布者的时候,也是资讯价值、秩序混乱之时,此时此刻,就更需要新闻学院成为价值守望者和秩序护法者。所谓“后真相”,表面上缘于“真相”变量的不确定性,造成真相的扑朔迷离和求解困难,实际上是因“真相”共识的缺失。当社会的资讯能力提升的时候,就更需要新闻职业能力的水涨船高。如今,不是不需要新闻学院的问题,而是需要怎样的新闻学院。问题在于,当社会信息能力整个儿提升之际,新闻学院的教育和研究能力并没有匹配性的提升,从而造成新闻学院成为知识和能力的“洼地”,社会之水泥沙俱下,水漫金山,对新闻学院的合法性形成严重冲击。

      新闻学院究竟向社会提供什么?其一,理念和价值的定盘星和压舱石,当社会出现价值偏差和理念失焦之时,新闻学院不能随波逐流,坐视浊浪排空,沧海横流。比如,在美国,特朗普利用民粹泛滥之潮,将新闻价值观带偏。这个时候,新闻学院的声音在哪里?

      其二,提供理论和新知,如今的新闻学院在理论创新和新知发见方面的能力严重滞后,无法输出高于社会和实践水位的高明知识。

      其三,培养人才。新闻学院究竟培养什么样的人才?能不能仅把新闻学院理解为业界人才的培训基地?现在业界和社会有一种功利的评价误区:把新闻学院培养的人能不能快速在业务上上手,作为评价新闻学院办得好不好、成功不成功的尺子。我要反问一下,作家是不是多是文学院培养出来的?因此,不能把新闻学院简单理解为职业训练所。新闻学院的确需要强化专业技能,要有专业能力的训练,但这些不是新闻学院职责全部。新闻学院培养的人才应该具有可成长性,须有较长的能力周期以及专业续航能力,人才的“蓄电”能力应该更强,而不是停留在短平快层次上。在这方面,新闻学院需要努力,也需要定力。

      其四,新闻学院应该成为新事物、新技术的试验场。只有在大学,可以不计成本从事一些“务虚”的实验性探索。放空功利性的算计,做一些超前的实验和探索,宽容失败,在低概率的成功中,扮演业界和社会的前卫探索者。比如,西北大学的NUvention计划和奈特实验室、纽约大学与荷兰De Correspondent平台合作的新闻学项目、哥伦比亚的“唐氏”数字媒体研究中心等项目,这些实验性项目发挥传统新闻采写所无法企及的作用。(作者系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)

Baidu